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專題報道

新疆武警戰士負重傷擊倒暴徒 臉被劃12厘米傷口

2015/8/26 19:51:48??????點擊:

是戰士,就迎著刀鋒前進

  ——記“反恐勇士”、武警新疆總隊七支隊下士李波

  在塔克拉瑪干大沙漠邊緣的警營里,有一位年僅21歲的武警戰士,執行任務時與暴徒搏斗,在頭部、小臂、手指3處受傷的情況下,奮力將暴徒擊斃,被官兵和駐 地群眾譽為懲惡揚善的“大漠之虎”。他就是7月19日被武警部隊授予“反恐勇士”榮譽稱號的武警新疆總隊七支隊下士李波。

  “是什么原因,讓他在生死一線爆發出如此強大的能量?又是什么力量,讓他把槍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要?”帶著問題,記者走近李波,在閱讀英雄、感悟英雄中尋找答案。

  和勛章一樣耀眼的,是他臉上12厘米長的傷疤

  一柄寒光粼粼的砍刀、一件血跡斑斑的作訓服……記者在武警新疆總隊七支隊看到這2樣東西時,瞬間感受到了那場戰斗的驚險與慘烈。盡管當事人李波講得輕描淡寫,但不難想象,那是怎樣一場與死神擦肩而過的戰斗。

  初春的一個傍晚,天幕如墨。正在執勤的李波接到命令:情況緊急,迅速出警。

  巡邏車立刻向事發地疾馳。作為組長的李波一邊指導同組戰友整理裝具,一邊安排部署處置方法,由于距事發地較近,僅用35秒就到了現場。

  現場的情況比想象中嚴峻:暴徒瘋狂追砍過往行人,幾枚燃燒瓶冒著滾滾濃煙……“立即處置!”李波用手勢指揮隊員向前推進。一名暴徒投來兩個燃燒瓶,李波躲過襲擊后鳴槍警告。暴徒不僅沒有停止,反而向李波撲來,身手敏捷的李波和戰友協力,果斷將其制服。

  李波在向前搜索時,一名暴徒揮舞著砍刀突然從一輛轎車后沖出。李波側身一躲,刀尖劃破左臂,鮮血如注。兇殘的暴徒再次揮動砍刀,李波左臉也被劃開一道 12厘米長的口子。踉蹌中李波跌倒在地,暴徒又一次舉刀,李波本能地就勢一滾,扣動扳機……暴徒倒地了,李波也因流血過多暈了過去。

  李波被送到縣人民醫院搶救,當晚值班的醫生洪月陽提起當時的情景,至今充滿了敬佩之情。

  洪月陽告訴記者,李波當時滿臉鮮血,傷勢很重,已處于重度昏迷狀態,但卻死死抱著鋼槍。本想立即給他治療,沒想到他把槍抱得更緊了。就在他們準備拿掉槍時,李波竟睜開了眼睛,并用微弱的聲音說:“我的戰友在哪里,必須把槍先交給他!”

  無奈之下,洪月陽只好找來他的戰友鄭智。李波看鄭智驗完槍后,才對醫護人員說:“現在治療吧。”他頑強的意志和守紀如鐵的精神,深深感動了每一個人。

  關鍵時刻迸發出的力量,源自平時千百次的摔打磨礪

  一場成就英雄的戰斗也許是偶然的,但英雄強大的虎膽底氣只有在無數次摔打磨礪中才能形成。

  事后有人問李波:“是什么力量讓你在身負重傷的情況下,仍跟暴徒殊死搏斗?”

  “是本能。狹路相逢勇者勝。平時練出本事、練出血性,戰場上才能有這個反應。”李波的回答引起了官兵的共鳴。

  指導員邢曉輝說:“李波好勝心強,甭管和誰他都要比一比。”他向記者講述了李波幾則心系戰場、矢志精武的故事。

  當年新兵下連沒多久,中士班長億方毅就接到了李波發出的挑戰書:他要和億班長比百米。要知道億方毅保持的中隊百米紀錄好幾年都沒有人破,這條消息在中隊炸開了鍋。

  說戰就戰,兩人在田徑場上拉開架勢,鳴哨開賽。戰友們為這場對決搖旗吶喊,更為這名新兵鼓勁加油。雖然李波輸了,但大家都記住了這個敢于向高手叫板的新兵。

  一次次被強手擊倒,又一次次爬起來繼續挑戰。他和老兵比體能,和排長比擒敵,和中隊長比射擊……剛開始時,比賽的結果基本都是以李波落敗而告終,但他屢敗屢戰,一次不行就兩次,直到戰勝對手為止。

  和李波一起執勤的戰友都知道,他有一個習慣,那就是在巡邏車上只要一有空,就會拿出執勤地圖認真地研究。

  其實,這片不大的執勤區域,李波早已走了幾百遍,所有犄角旮旯他都爛熟于心。“你把圖都背下來了,還有什么可研究的。”曾有戰友這么問他。李波卻說: “一方面我要比對現地地形,及時更新地圖數據,另一方面要鍛煉自己的讀圖用圖能力,確保在最短時間內根據想定作出戰術部署,贏得主動。”

  對于李波在訓練中的琢磨勁,他的班長龔玲感觸最深。有一段時間,他留意到李波一有空就練習左手換彈夾。李波告訴龔玲:如果右手負傷,早一秒槍彈結合,就多一秒處置時間,也許就能挽救一條生命。

  遲遲沒有扣動扳機的背后,是超越生死的戰友情

  觀看李波和暴徒殊死搏斗的視頻時,大家發現一個細節:李波在運動中與暴徒拉開了距離,他的槍口已經對準了暴徒,但遲遲沒有扣動扳機。面對大家的疑問,李波淡淡地說:“本想開槍的,但是暴徒身后有兩名趕來增援的戰友。哪能為了自己,把戰友置于險境。”

  在李波所在的中隊,戰友之間超越生死的感情,絕不是一個空洞的概念:遇有戰斗任務,永遠是老兵沖在最前頭;部隊徒步行軍,永遠是老兵走在排頭排尾偵察警戒。李波說,什么是戰友,就是戰場上可以把后背交給他的人。

  身處這樣的集體中,李波耳濡目染,讀懂了什么是戰友情深。當新兵時,他走在隊列中間,被老兵護在身后;如今,他已成為那個沖在前頭、頂在排頭的老兵。

  有過同生共死的慷慨豪情,李波也更珍惜平時點點滴滴的感情流淌。他像老班長一樣關心著身邊的每一個戰友,幫他們排憂解難,和他們共同成長。戰士李曉軍感 動地告訴記者,李波家在農村,經濟并不寬裕。但今年1月,得知李曉軍的父親摔傷,李波主動拿出2000元錢并以李曉軍的名義寄到了李曉軍家。

  在李波的日記本上,有這樣一段話:“是警營的歷練,讓我懂得了什么是一名戰士肩頭沉甸甸的責任,更讀懂了什么是戰友情深、什么是責任擔當。”

  一次次迎著刀鋒前進,一次次向著艱險沖鋒……在反恐戰場,李波以勇敢頑強、不怕犧牲的血性之軀,完成了士兵向英雄的升華:入伍兩年多,執行30余次急難險重任務,抓獲犯罪分子10余人。

  “那一天”永遠是今天

  ■辛源

  “這是一個晴朗的早晨,鴿哨聲伴著起床號音,但是這世界并不安寧,和平年代也有激蕩的風云……當那一天真的來臨——”在全軍的座座營盤,我們總是會聽到 《當那一天來臨》這首歌。從舒緩悠揚的曲調遞進到高亢昂揚的旋律,這首歌提醒著每名軍人這個世界并不安寧,讓我們捫心自問:“當那一天來臨,你,準備好了 嗎?”

  武警新疆總隊下士李波突遇生死考驗挺身向前的血性和擔當,讓我們對這首歌有了更真切更深刻的理解:那個“晴朗的早晨”不是明天早晨,而是今天早晨。“那一天”永遠是今天!

  從今天到明天有多遠?也許僅僅是把時針在表盤里撥弄上兩圈,也許僅僅是明月西沉旭日東升間的一個夜幕,但對軍人來說,如果我們把戰爭爆發的猜想和準備交 給了明天,那么今天和明天的距離可能是永遠——軍人的榮譽、人民的生命、國家的安寧可能將無法延續到明天。因為,戰爭永遠在“今天”爆發。

  我們相信,在共和國軍人的方陣中,有千千萬萬個李波在時刻準備著;在那如水的月色中,有千千萬萬個李波在枕戈待旦。我們相信,當戰爭來臨的“那一天”,在“今天”這個晴朗的早晨,他們會像李波一樣沖鋒在前!

排列3试机号近1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