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專題報道

A股跌跌不休 被帶走調查的那十一個人都是誰?

2015/8/26 19:53:30??????點擊:

A股暴跌,央行出手,公安部也出手了。

  據新華社報道,中信證券徐某等8人涉嫌違法從事證券交易活動,《財經》雜志社王某伙同他人涉嫌編造并制造傳播證券、期貨交易虛假信息,中國證監會工作人員劉某及離職人員歐陽某涉嫌內幕交易、偽造公文印章,已被公安機關要求協助調查。

  這些被公安帶走的人都是誰?為什么要帶走他們?

中信證券高層秘密被查

證券高層徐剛協助調查被帶走

  在新華社的報道中,表述的是“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徐某等8人”,沒有真實姓名與職務。

  不到24個小時,徐某的身份就被媒體曝光,即中信證券執行委員會委員、董事總經理徐剛。

  騰訊財經報道稱,接近證監會人士表示,對于徐剛的調查歷時已久,不過“保密工作做得好,事先誰都不知道”。

  財新網的報道也證明了調查的隱秘性。

  財新網報道稱,8月25日午間,中信證券員工看見徐剛在公司午餐。中午12點17分,徐剛還發布朋友圈稱,“機構投資者應肩負起價值投資、理性投資、長期投資的社會責任。國家能否越過中等收入陷阱,取決于每一個公民的社會責任。”就在當天,A股大跌7%,跌破3000點。

  8月25日晚間,新華社消息發布后,徐剛電話一直為呼叫轉移狀態。

  就在一周前的8月19日,財新網還曾發布獨家消息稱,中信經濟業務換將。8月18日,中信證券內部宣布了最新的高管分工安排,原負責中信證券資管業務部的劉軍將接手經紀業務,同時負責經紀業務和資管業務。原來負責經紀業務和研究業務的徐剛將分管中信證券后臺、IT以及清算業務,同時還繼續分管研究業務。

  外界已經傳得沸沸揚揚,但中信證券在8月26日中午發布的公告卻稱,截至發公告時,公司未收到任何通知。相關情況正在了解之中,如有新的進展,且涉及公告事項時,公司將按照有關規定,及時發布公告。

《財經》稱未收到公安機關通知

  除了徐剛之外,《財經》雜志社的王某,也被媒體曝光是記者王曉璐。

  根據微信公眾號“A股那些事”和“理財幫”的報道,王曉璐被要求協助調查,極有可能是與其之前關于證監會研究救市資金退出的報道有關,而該消息當時被證監會辟謠。  

  7月20日,《財經》雜志報道,證監會正在研究維穩資金退出方案。 

  該報道稱,目前證金公司的資金分為兩部分,一部分是21家券商以2015年6月底凈資產15%出資,合計1280億元,另一部分是證金公司從銀行體系獲得的資金,知情人士向《財經》記者透露,截至7月17日,這部分資金的買入規模超過萬億元。

  報道指出,券商的出資退出有三種方案。有關這部分資金的退出仍需多方協商,目前證監會正在研究可供選擇的方案。 

  當天上午,作為《財經》封面文章的該稿件在網上持續發酵,A股滬指也在開盤小幅爬升至4021點,開始翻綠。

  7月20日中午12點15分,證監會緊急澄清:《財經》關于證監會正在研究維穩資金退出方案的報道不實。我會認為,有關媒體對市場有重大影響的報道不與監管部門核實是不負責任的。下一階段,證監會將繼續把穩定市場、穩定人心、防范系統性風險作為工作目標,全力做好相關工作。

  隨著證監會的澄清,當天午盤開盤震蕩拉升,逐漸翻紅,最終報收3992點。

  而《財經》這篇重磅利空報道,被認為當時削去大盤約百點。

  26日中午,《財經》雜志社發表聲明稱,經核實,本刊記者王曉璐確于當晚在其家中被公安機關傳喚。因本刊尚未收到公安機關的任何通知,故無法確知王曉璐被傳喚的具體原因。

  《財經》回應稱,在王曉璐文章發表當天,證監會發言人公開表示,認為報道不實。應新聞出版主管部門和證券稽查部門要求,《財經》雜志對采編過程進行了書面說明。

  《財經》還表示,對記者在職務范圍內的正常采寫行為承擔責任,并維護記者依法履行職務的權利,關注其享有的其他合法權益。

  《財經》堅信通過客觀報道市場信息,促進市場的公平透明、推動證券市場的穩健發展,是媒體的責任。本刊將一如既往地支持記者對證券市場進行深入、準確、客觀的報道。

排列3试机号近10期